<menuitem id="dnj3n"><delect id="dnj3n"><pre id="dnj3n"></pre></delect></menuitem>

        <span id="dnj3n"></span>

          <span id="dnj3n"></span><span id="dnj3n"></span>

          作者:林驥


          2017年2月6日,大年初九。下午一點多鐘,D2004次動車開出正定機場站不久,一位細心的小伙子注意到,身邊戴著黑框眼鏡的中年女士手扶椅背略顯疲態,馬上起身經過一番推讓,把座位讓給了她。


          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淑敏


          只是年輕人無論如何也想不到,這位只有站票、親切謙和得如同鄰家阿姨的女士,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女“強人”。她剛剛與正定縣高新技術產業區商定,買下兩百畝工業用地,準備用來擴大再生產。

          她就是全國五一勞動獎章、首都勞動獎章獲得者——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摩)董事長王淑敏。

          正是這位王淑敏,引領著當年瀕臨破產的北京摩擦材料廠,有如鳳凰涅槃,在短短16年的時間里,一個新的北摩高科公司一年一個新臺階,屢屢填補國內空白,打破國際技術封鎖,從中國制造到中國創造,再向中國智造闊步前進。


          北摩高科意氣風發的領導集體


          北摩高科從單純生產粉末冶金摩擦材料到炭炭復合摩擦材料,從剎車盤(副)到剎車機輪,再到剎車系統,甚至整個飛機著陸系統,一躍而為國內剎車制動產品的龍頭企業。如今,他們的產品裝配在包括運20和絕大多數新型國產殲擊機以及蘇30、伊爾76等國際先進戰機上,其質量及先進程度完全可與國際頂尖產品比肩。

          北摩高科的騰飛奇跡令許多人驚嘆:這樣一位看似文弱的女人身上究竟蘊含了多大的能量,她到底具有怎樣的魔力?


          王淑敏為員工講解公司歷史


          擔當——弱女挑起千鈞擔 

          一開始,沒有多少人看好王淑敏在北摩的未來。

          欠帳兩千多萬,帳面上只有一萬多元。

          這就是2000年5月初,擺在王淑敏面前的現實。

          作為北京西城區優秀的思想政工干部,來之前組織上給王淑敏交了底:盡量盤活企業資產,把企業救活。

          看著王淑敏文文弱弱的樣子,北摩的員工們心里沒了底。

          “當時覺得北摩的歷史看來要在這位女同志手上終結了,”一位老北摩人對記者坦言,“開始心里真不敢相信這個文弱的女同志會比作為材料學專家的老廠長更強?!?/span>

          4天后,就到該開工資的日子了。全廠人的心里都清楚,一年多了,工資一直是借著、拖著發,連廠房都拿出去做了銀行貸款抵押。不知新來的廠長是什么路數,工資還能不能拿到手,企業將何去何從?所有人心里都畫上了問號。

          發工資的日子,北摩人第一次見識了王淑敏的堅定與擔當。在全廠大會上,王淑敏的發言擲地有聲:“這錢是借的!這是我當廠長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借錢。當領導就應勇于承擔責任,今后的項目市場是廠長我來做,員工們只需保質保量把工作干好。如果企業拿不到項目,打不開市場,我首先承擔責任,但是如果有了項目,有了產品訂單,工人們干不好,出了質量問題,可別怪我處罰你。我相信只要大家心往一處想,勁往一處使,就沒有過不去的火焰山!”

          職工們不知道的是,王淑敏不僅在全廠職工面前立下誓言,更在區領導那里下了軍令狀,并通過區政府得到62萬元的科研生產扶持資金。

          不久后,企業爭取到的第一批軍品訂貨交驗不過關!零部件機加工精度合格,漆面光潔度不夠。

          難道“首戰”就要告負?


          王淑敏向科研人員了解新產品研發情況


          王淑敏二話不說,一把扯下一幅辦公室窗簾,當即下到生產車間,對在場的職工說:“咱就用現成的窗簾手工擦!咱飯碗都快端不住啦,還心疼窗簾干啥?”一句話,把大家泄了的心勁兒又鼓了起來。職工們七手八腳地把其他辦公室的窗簾全摘下來,從中午12點到下午3點,王淑敏和職工們一起,用碎窗簾打磨零部件的漆面。橫著勒,豎著磨,一個個累得滿頭大汗,終于,每個零部件的光潔度都達到了加工要求。

          這一舉動,極大地震動了職工,職工們議論開了:“咱這個廠長不簡單,看著文弱,其實還真是個干事的人!”

          被感動的還有軍代表。軍代表對著王淑敏說:“沒想到你能帶著職工這么干!”感動之余,軍代表給王淑敏提供了一條寶貴信息:“年底,空軍將開展蘇—30戰機部件的國產化研究,你們廠有為安系列飛機研制生產國產剎車片的歷史,如果你們有信心,我們可以幫助你們爭取研發剎車裝置的機會?!?/span>

          上個世紀70年代末,我國的進口蘇式安系列飛機因缺乏飛機剎車盤配件而大部分停飛。當時正是北京摩擦材料廠,在一沒技術圖紙,二沒數據樣板的情況下,奮力攻關,生產出第一個國產剎車盤,這一成果填補了國家空白,開創了國產飛機剎車盤的先河,為國人爭了光、爭了氣。

          蘇-30飛機是當今世界上較先進的戰斗轟炸機,飛機終止起飛速度達325公里/小時,其剎車材料性能要求之高不言而喻。

          既是機遇,更是挑戰!

          敢不敢、能不能?沒有專家、沒有研制經費,王淑敏深知,一旦接了這一任務,無論是企業還是個人都沒有了退路,只許成功,不準失敗。

          王淑敏真的是豁出去了!

          當時的西城區副區長到廠里考察,看到整個工廠只有一臺286電腦,技術人員都趴在木板上繪圖,區長感嘆:“這樣的條件,你們如何敢接這個任務?”區長想不到的是,王淑敏不僅接了,還帶領大家漂漂亮亮地完成了這一項國家級大任務。

          僅僅四個月后,2000年9月,桂林試驗場。當試驗臺顯示出臺架試驗的各項性能指標全部達到設計標準那一刻,王淑敏和所有在場的科研人員忘情擁抱,“勝利了!”大家不停地跳著喊著,淚如雨下。

          2000年底,當時與王淑敏一起下到企業開展幫扶的其他兩名男同志如期調回機關,那兩家企業其中一家不出所料地進入破產程序,另一家也沒了主業,只靠出租房屋,維持退休人員的生計。

          此時,第一件國產化蘇-30戰機剎車盤在北京北摩高科誕生!


          北摩高科領導集體團結一致闊步向前


          魄力——這個女子不一般

          一個女同志要想獲得商業競爭對手的尊重,并不容易。而很多與北摩有過“對手戲”的人在提起王淑敏時,都會由衷地豎起大姆指,“這個女人不一般!”

          北摩在競標某型戰機剎車機輪的過程中,遭遇競爭對手“盤外招”。

          在研制生產的關鍵時刻,剎車機輪系統關鍵部件的供貨渠道被壟斷。生產廠家告知北摩,廠家已和北摩的競爭對手合作簽約,不能為北摩提供所需的關鍵部件產品。

          怎么辦?王淑敏當機立斷,緊急出資收購了另一家有資質的企業。幾十人的工廠,3000萬!然后引進消化國際上最先進的技術工藝,研制生產出了質量更加過硬的零配件。就此打通了剎車機輪系統的全產業鏈,從此不再受制于人。

          與一般女性的優柔寡斷不同,關鍵時刻,王淑敏做起決斷干脆利落,出手既準又狠,絕不拖泥帶水。

          像上文提到的投資正定高新技術產業區擴大再生產一事,王淑敏上午坐九點多鐘高鐵,十點多至河北正定,直接到現場勘查,然后馬不停蹄般乘坐最近一班動車返回北京。不辭勞苦,其效率令人咋舌。

          在企業管理方面,王淑敏也是妙招迭出,招招打在關鍵點上。剛來工廠時,看到財務管理混亂,首先建立了新的財務制度,嚴格審批程序,把好財務關;看到工廠人浮于事,建立新的人事制度,減員增效;看到技術骨干流失嚴重,制定特殊鼓勵政策;在企業發展的關鍵時刻,更是適時推出股份制改革,一舉改變企業面貌。

          談起第一次跟王淑敏正面打交道的歷史,當初的技術科長、如今北摩的副總經理陳劍鋒記憶猶新。


          王淑敏在試驗現場解決難題


          在得到蘇-30戰機即將開展剎車系統國產化研究的信息后,王淑敏第一時間找到陳劍鋒,開口就問:“技術科多久可以擬制一份蘇-30戰機剎車盤(副)的可行性報告?”

          陳劍鋒斟酌許久,考慮到需要進行大量的資料查詢工作,謹慎地給出了一個星期的時限。

          “太慢了!”王淑敏聲音不高,但語氣極其堅定,“給你們兩天時間,今天是周四,算上周末,你最遲在下周一早上交給我?!?/span>

          結果,陳劍鋒和同事們奮戰幾個晝夜,如期拿出了可行性報告,為最終拿下該項目立下首功。

          其實,王淑敏待己更“狠”。

          2009年5月,北摩參與運20項目剎車機輪的競標,又遇上了更奇葩的事情。某單位給的數據竟然有誤,事到臨頭,就要以此判定北摩競標失敗。

          王淑敏據理力爭,最后有關方面給了一線機會?!皟芍軙r間,按最新的準確數據,你們重新做一個產品出來參加競標!”

          談何容易!所有的相關參數都是按照前期的數據設計制定,改一發而動千鈞。

          沒時間抱怨,北摩又一次到了關鍵時刻,能做的就是拼了!那段時間,王淑敏與技術人員一道扎在試制車間,連軸奮戰。一次深夜,大家見王淑敏已是疲累至極,便力勸她回家休息。凌晨三點多鐘,王淑敏睡夢中突然想起一事,往工作現場撥了個電話,誰知電話那端竟無人接聽。王淑敏一時有點著急,準備到淋浴間沖個涼,清醒一下然后去現場看個究竟。急忙中拖鞋忘了穿,而浴室地滑,一不小心摔了一跤,不幸竟摔成了脊椎骨裂。

          即使這樣,王淑敏依然堅持著打石膏親臨競標試驗現場。見此情景,參與競標的很多同志非常震撼,有人私底下對北摩的科研人員感嘆:“都說有拼命三郎,你們王總這簡直就是拼命三娘!”

          最終,北摩高科的產品憑借硬實力贏得競標。

          2003年12月,上海浦東機場。北摩研制生產的國產剎車盤(副)將在上海航空公司的客機B2688號飛機上進行裝機試飛。

          波音客機裝上國產剎車盤必竟是第一次,雖然當年9月,北摩研制的波音737-700/800型飛機剎車盤已在桂林曙光橡膠工業研究所的動力模擬試驗機上,進行了嚴苛的地面實物模擬試驗,但裝在真正的飛機上會有怎樣的表現,上航的人還是心里沒底。

          “我和測試人員一道坐在飛機上,”王淑敏見狀主動請纓,“我對我們的產品有絕對的自信!” 并與上航簽訂了試飛安全責任協議。

          事實勝于雄辯。連續起落測試結果表明,該剎車盤(副)技術性能與國外產品完全一樣,全部達到了波音737-700/800飛機《國產剎車副地面試車試驗大綱》內容規定要求。有的性能指標甚至高于國外產品,特別是在最關鍵剎車距離方面與國外產品相比距離更短,目前處于領先水平。

          不久后,中國民航總局正式向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授權并頒發了飛機零部件制造人、波音737-700/800飛機剎車摩擦盤(副)批準書。標志著我國首次實現了波音737-700/800飛機剎車摩擦盤(副)的國產化,在該領域擁有了獨立自主的知識產權,材料配方申請了國家發明專利。


          務實——自主創新領頭雁

          “不只是擔當和魄力,”北摩進步最快的副總工程師楊昌坤認為,“王總身上最令人欽佩的品質應該是務實與理性?!?/span>

          楊昌坤2007年本科畢業,2009年入職北摩,不過四、五年光景,就被破格提拔為公司副總工程師,并擔綱掛帥北摩兩大項目組之一,這完全得益于王淑敏惟實理性的選人用人標準。

          北摩招收技術人員門檻并不高,不要求研究生學歷、不要求985、211出身,專業對口、扎實肯干是唯一標準。楊昌坤到北摩沒幾年,挑起了炭炭復合材料大梁。眾所周知,戰機在陰雨濕滑的情況下,剎車性能會有一定程度的下降。正是在他的主導下,北摩生產的炭炭復合材料剎車盤使戰機的濕態剎車性能提高了20%到30%,大幅度提高了戰機降落的可靠性和安全性。

          “眼高手低與務實勤勉,我選擇后者?!蓖跏缑暨@樣闡釋她的用人之道,“重要的是能吃苦、肯鉆研,愿意通過自己的努力干一番事業。當然,有針對性的入學深造,我十分支持?!?/span>

          近年來,北摩大力開展外引內培的人才戰略,除外聘專家并與高等院校、科研院所開展聯合開發以外,更針對企業的科研開發及管理中的薄弱環節,給科研骨干提供了再學習、再深造的機會,讓他們帶著問題,拿著工資走進學校、走進圖書館,圍繞市場搞科研,使科研成果迅速轉化為生產力。

          為保持科研人員的穩定,激發他們愛崗敬業的積極性,王淑敏下了不少功夫。除提供與其貢獻相符的工資待遇外,另外還有股權紅利,公司甚至為科研骨干統一購買了北京住房。當然,如果因忠誠度不夠而中途跳槽,房子是要被公司收回的。

          記者了解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在北摩的員工中有不少夫妻檔。

          “事實上,我非常歡迎公司出現更多的夫妻檔?!蓖跏缑暨@樣解釋她的意圖,“一來,科研人員投身工作可以得到愛人的理解;二來,也有利于根據實際情況更好地照顧好他們的家庭生活?!?/span>

          北摩的夫妻檔,科研骨干的愛人可以享受事實上的彈性工作制。楊昌坤的愛人在財務部門工作,當楊昌坤任務上緊張時,她就能夠享受彈性工作制,承擔更多照顧家庭的重任。工程師任文也是如此,孩子小、家庭負擔重,愛人就可以少上班,工資照發。

          對此,王淑敏笑稱:“管理上我不搞婦人之仁,我用人挺狠的,我靠的是事業留人?!笔聦嵣?,正是這種務實又不乏人性化的人才管理方式,使得北摩的人才隊伍始終保持穩定且源源不斷。

          鄭聃,北摩兩大青年才俊之一,僅比楊昌坤年長一歲,同樣是副總工程師,北摩另一團隊負責人。在他眼中,王淑敏更令人稱道的是解決技術問題的能力。

          對,沒錯!是解決技術問題。

          副總陳劍鋒也給記者講了個故事。在研制運20剎車機輪的過程中,機輪承壓時產生的震動囂叫問題一直無法有效解決??蒲腥藛T們加班加點,把能想到的法子都試過了,還是無濟于事。一直跟蹤研制進程的王淑敏與科研人員一起開“神仙會”,最后,按照王淑敏提出的建議,將某部件由過去的分體式改為一體式,竟然一舉解決了這個困擾一時的難題。

          王淑敏幫助鄭聃解決的是高鐵剎車機輪的技術問題。當王淑敏了解到鄭聃團隊在項目研制過程中遇到瓶頸時,她要求團隊成員每天向她仔細匯報進展情況,與大家一起分析問題原因,尤其是在大的方向上幫助大家做出調整,最終許多問題迎刃而解。

          “王總才是真正的領軍式人才!”鄭聃客觀分析了其中原由,“技術人員往往陷在技術細節問題上鉆牛角尖,而王總擅長從系統思維的角度考慮問題,她總能在方向問題上給大家答案?!?/span>

          其實也不光是單純的技術問題,在企業整個發展方向上,王淑敏同樣獨具慧眼。

          王淑敏接手前的北摩之所以走入困境,一方面是管理混亂所致,另一方面則是在企業的發展方向上有了偏差。

          王淑敏在認真考察仔細思考后,大膽作出決定,放棄低成本低附加值的工程機械剎車裝備市場,堅持走科技興企、自主創新之路。堅持高新產品市場定位,堅持在高技術高附加值產品市場中殺出一條血路。

          “以質取勝,以信求遠”,就是王淑敏的市場信條。


          情懷——軍民融合譜新篇

          一個企業如何能夠走得更遠、走得更穩,王淑敏的答案是:要有情懷。

          王淑敏不諱言自己天生的具有軍民融合情結,談起當初堅定信心留在北摩的原因,王淑敏坦言,一是因為企業的底子好,雖然因為不景氣走了一些技術骨干,但技術實力仍在;第二個,可能也是更重要的原因,王淑敏發現這個單位竟然駐有軍代表,具有軍品生產資質。

          王淑敏一直對國防建設十分關注。1999年國慶大閱兵的盛大場面,曾極大地激發了她的民族自豪感。2000年王淑敏來到北摩后,當她得知,接受檢閱的三代主戰坦克上安裝的都是日本生產的摩擦片時,一股從未有過的憤懣充塞胸臆。她深知,當國防裝備上的關鍵部件都不能擁有自主知識產權時,關鍵時刻必將受制于人。

          “不能為國家生產自己的摩擦片,要北摩廠干什么?”她把工廠的技術骨干召集起來,發出動員,“我們一定要讓三代主戰坦克使用上自己的摩擦片!” 

          為了解決該型摩擦片尺寸大、環形窄、厚度薄、油槽復雜等多項難點問題,她下車間,進試驗室,和科研人員一起制定研制方案。經過科研人員不懈努力,最終,北摩攻克難關,研制出達世界先進水平的濕式重負荷銅基粉末冶金摩擦材料BM-103AS。不僅打破了發達國家在這一領域對我國的技術封鎖和壟斷、填補了國家空白,大幅度降低了裝備成本,也對我國地面裝備的發展以及在剎車制動技術方面趕超世界先進水平具有重大的現實意義。如今,我國最先進的裝甲裝備新99坦克全部用上了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中國制造”高性能濕式摩擦片,北摩在其中居功至偉。

          多年來,凡是涉及軍品、關系國防,無論事情大小,王淑敏都是親自過問,一抓到底。一次,出口某國的某自行火炮,由于使用某廠家的摩擦片質量不過硬,導致嚴重故障,極大地影響了我軍工產品形像。設計生產廠家心急如焚,趕到北京摩擦材料廠請求援助,北京摩擦材料廠不計代價,迅速組織力量進行科研,在最短的時間內提供了一批質優價廉的摩擦片,該廠家替換上后,類似的問題再未出現,為中國制造挽回了聲譽。

          實踐告訴我們:一個國家只有擁有強大的自主創新能力,才能在激烈的國際競爭中把握先機、贏得主動。特別是在關系國民經濟命脈和國家安全的關鍵領域,真正的核心技術、關鍵技術是買不來的,必須依靠自主創新。

          這些年來,由于民營企業的身份,在參與國防裝備研制的經費上,北京摩擦材料廠參與的大部分重大軍品研制任務,完全是自籌資金、自擔風險、砥礪前行。有時遇到資金運轉不開,王淑敏賣掉個人的房產投入到研發中。就是在這樣艱苦的環境下,北摩高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自覺地走出了一條自主創新的道路。

          投身北摩以來,王淑敏幾乎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打造精品上。跟隨她多年的企業工會主席孫立秋女士跟記者說:“王總聊起工作來總是神采奕奕,要是跟她聊起家長里短,沒兩分鐘,她準得犯困?!?/span>

          人的精力總是有限的。投身事業,王淑敏必然對親人有所虧欠。一提起這個話題,王淑敏禁不住潸然淚下,她心里覺得最對不住的是自己的老母親。多年忙于工作,母親最需要自己的時候,都未能陪伴在身邊。

          不過,王淑敏的付出有了巨大的回報。

          如今,不僅在軍品領域,在民航領域北摩也打出了一片天地。有關部門算過一筆帳:我國每年若購買200套進口剎車盤,就需花費人民幣1.2~1.4億元左右。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研制成功的波音737-700/800飛機剎車摩擦盤(副),不僅打破了發達國家在該領域對我國的技術封鎖,可為國家節省大量的外匯,迫使國外產品大幅降價,同時促進了民族飛機剎車摩擦盤(副)制造業的發展和壯大,為社會創造許多就業的機會。

          據悉,近期北摩正在全力沖刺國產高鐵機輪的研制。目前,經初步檢測,北摩研制的高鐵機輪在質量上可謂完勝進口產品。如順利進軍高鐵,不僅能使高鐵這張中國制造的名片在安全性上更加完善,還能大幅度降低成本,為更好地實現我國的一帶一路國家戰略加油助力。

          王淑敏自豪地告訴記者:“我們不怕競爭,怕不競爭。我對北摩的產品質量有信心!要做,我們就追求最好!不僅是國內最好,我們追求的是國際品質!”

          陶銘:為愛出發
          娃哈哈帝國會和宗慶后一起老去嗎?

          上一篇

          下一篇

          王淑敏:領跑戰機剎車系統

          一位女士要想獲得商業競爭對手的尊重并不容易,但與北摩有過“對手戲”的很多人提起她,都會由衷地豎起大姆指,“這個女人不一般!”她就是北京北摩高科摩擦材料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淑敏。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欧美三级免费不卡一区二区

              <menuitem id="dnj3n"><delect id="dnj3n"><pre id="dnj3n"></pre></delect></menuitem>

                <span id="dnj3n"></span>

                  <span id="dnj3n"></span><span id="dnj3n"></sp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