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item id="dnj3n"><delect id="dnj3n"><pre id="dnj3n"></pre></delect></menuitem>

        <span id="dnj3n"></span>

          <span id="dnj3n"></span><span id="dnj3n"></span>

          “經過這些事情,我變得更強大、更堅定,如果有可能,我當然希望超越過去?!?/span>


            如今,48歲的他選擇了再整旗鼓,并且已經小有成就。

            蘭世立,這位前《福布斯》財富榜上的湖北首富、曾經的鄂商領軍者、美國通用電氣的中國合伙人,在牢獄之災后,通過自己掀起的一輪又一輪媒體風暴,努力嘗試著重新認識世界;在一無所有后選擇了重起爐灶,并且迅速地通過互聯網營銷,再造了新的東星速度與東星奇跡。

            時間追溯到2014年9月底,蘭世立發布了一條微博:“我們精心打造的一款旅游產品:品質港泰七日六晚游!售價:1999!凡本人粉絲,買一送一!”這可以算是蘭世立出獄后的第一筆業務,到當日下午2點多,蘭世立的四大微博已有超過130多萬人瀏覽,3萬多條轉發和評論,超過5000條求訂購私信?!爱斕斐山坏木陀?6000多人,3000萬元的收入?!敝鼗厣毯5奶m世立見識了網絡的力量,也讓市場見識了自己“九頭鳥”的韌性。

            對中國商界而言,曾經是鄂商傳奇的蘭世立回來了,這本身,已經是一種強有力的聲音,更讓人驚喜的是,回歸后的“九頭鳥”性格依舊、“野心”依舊,他正嘗試著讓曾經的民營經濟領域標志性的旗幟——東星集團重新迎風飄揚。

            從褚時健到孫大午,中國最早的一批身陷囹圄的卓越者開始東山再起,在企業家原罪概念依舊模糊不清的今日中國,像他們這樣的二次創業者們,已經開始從財富榜樣向精神榜樣的升華。


          “觸網”一年鑄新功

            重新出山的念頭,在獄中的4年蘭世立從來沒有停止過。

            “我從一開始就想著出來那一天要做什么,怎么做,錢從哪里來,最后還是從最擅長的旅游領域突破?!薄谔m世立獄中的這幾年,國內的旅游行業也越來越熱鬧。攜程等老牌OTA越來越壯大的同時,阿里巴巴、萬達、百度等各路資本也開始覬覦旅游業。

            再戰江湖,旅游業還有空間嗎?“攜程、同程等都是通過先控座找客人,還屬于旅游行業的代理商中介商,我們希望做的則是整合各路資源做自己的產品,引導客人消費?!碧m世立如是說。在他看來,市場總是會留給擅長發現空白者機會的。

            蘭世立用互聯網的方式做旅游,是從他的微博開始嘗試的。出獄后不久,他就迅速注冊了微博、微信和QQ群,如今,在各個平臺上的粉絲數加起來也有了幾百萬。據蘭世立介紹,隨后,取名為“東星勵志游”的各種港泰游、歐洲游產品就不斷出現在他的微博上,粉絲們可以通過電話咨詢并訂購,“到現在已經有26000人出團成行了?!?/span>

            沒花一分錢投廣告,沒有手機App,沒有官方網站,沒有微店,只憑微博就收到這樣的效果,蘭世立自己也沒有預計到。這與他個人的號召力有關系,不過,“東星勵志游”旅游產品價格也的確低廉,比如平均每人不到1000元的港泰七日六晚游,就比傳統市場價格便宜了三分之一?! 〔⑶覔m世立說“利潤還不少”。

            這一切也許都要歸功于精明的鄂商基因。2014年8月出獄后,蘭世立并沒有急著成立新公司,而是一個人拖著行李開始“周游世界”,其實是在為重做出境游“找資源”,說服航空公司和酒店老板,把飛機上的空座位、酒店的空房間低價賣給他。

            “酒店還好說一些,但對航空公司來說,傳統的定價模式都是越提前售票越便宜,到最后要出行時反而是最貴的,而我希望說服他們打破這個規則?!碧m世立說,“比如港泰航線,每天都會有空座位賣不出去,如果了解每天的空座率,收到了相應數量的客人,再以一定的價格提前一天購買第二天要飛行的航班上的空座,就是我與航空公司談判的重點?!?/span>

            此時的蘭世立,恐怕臉上已全然不見當年的崢嶸。


          皇圖霸業談笑中

            2007年1月,北京。

            深夜11點,當筆者在位于東長安街的貴賓樓酒店的套間中,面對面坐下開始采訪時,對面的蘭世立略顯疲態——過去的兩個小時中,這位東星集團的掌門人已經在酒店一樓的大堂咖啡座接待了三波訪客,而八個小時后,他又要飛往巴黎,據稱他在將在那里約見空中客車集團的高層,為當時炙手可熱的東星航空尋找合作的機會。

            確實,經過之前近20年的積累,蘭世立有了攀登更高峰的底氣。

            1991年,在社會打拼多年的蘭世立開始了真正意義上的經商生涯,他注冊成立了自己獨資的東星電子有限公司,從為別人制作名片起步,隨后通過代理IBM、康柏電腦和買賣汽車,積累了第一桶金。資金積累完成,讓蘭世立有實力進入酒店、旅游、房地產、電信、高速公路等當時看上去都很超前的行業,多元化的投資經營策略,在彼時的中國商界,被譽為是精明的湖北九頭鳥的獨門秘籍。2006年,蘭世立以20億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2005年中國富豪榜的第70位。

            2004年,蘭世立決定進軍民航業。當時,長期被國有資本壟斷的民航業剛剛開始向民營資本開放。長期做機票代理和辦旅行社的蘭世立認為中國民航業剛剛起步,發展前景廣闊,而且航空業務能和旅游、酒店業務形成產業鏈,獲得更高的利潤。

            一年之后,蘭世立終于擁有了自己的東星航空,他雄心勃勃地與空客、通用電氣金融航空服務公司(GECAS)簽署了購買、租賃各10架空客A320飛機合約,總價值達120億元人民幣?! ∷恢睂ν饨缃蚪驑返赖氖?,東星航空與GECAS和空客所簽的融資租賃協議和賣方信貸協議中,均不需要銀行提供擔保,這樣的商業模式,不僅在中國,即便是全世界當時都罕覓蹤跡。

            2006年,蘭世立以20億元的身家,位列《福布斯》2005年中國富豪榜的第70位。而當時的蘭世立曾不無自豪地告訴筆者,在集團公司中,他的個人持股居然超過了95%!這在當今任何一個大規模企業集團的董事局中都是難得一見的情形。股權的高度集中讓東星集團避免了陷入在大企業中常見的股權糾紛、關聯交易的泥沼中。更難能可貴的是,在今天上市公司、社會公眾企業因屢越雷池、高管落馬而分崩離析的情況屢見不鮮的環境中,東星卻依然能夠保持良好的發展勢頭,蘭世立的膽識可見一斑。

            皇圖霸業談笑中,攪亂了航空業一潭死水的蘭世立,卻并非好運永遠相伴。2006年5月,東星航空首航,旋即以超低票價搶占市場,招致多家國內航空公司的聯手封殺,要求機票代理不向旅客出售東星航空的低價機票。2008年的金融危機中,東星航空和對手們一樣,遭受油價上漲和需求銳減的擠壓,本已緊繃的資金鏈面臨斷裂危險。蘭世立曾試圖引入新股東緩解壓力,當地政府則希望央企中航集團接盤重組。

            之后的一切,更像一場噩夢。


          一入江湖歲月催

            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機給航空業界帶來巨大沖擊,讓東星航空雪上加霜,資金鏈緊張問題日益凸顯,拖欠飛機租賃費、機場起降費、航油費、保險費數額巨大,僅欠武漢天河機場停機費就達6000萬元。

            當時, 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就東星航空的資產負債初步審計結果不容樂觀:截至2008年年底,東星航空總資產6.2961億元,負債10.3279億元,資不抵債達4億余元。2009年3月14日,剛剛過完49歲生日的蘭世立在珠海海關試圖出境時被警方控制,次日被武漢市公安局執行監視居住。

            從此,曾是湖北首富的蘭世立,開始了人生中最為黯淡的時光。

            蘭世立失去自由的5個多月時間內,他一手創辦的東星航空,經歷了停飛和破產的致命打擊。監視居住將滿半年之際,蘭世立于2009年9月13日被武漢市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9月29日,經武漢市人民檢察院批準逮捕。他被羈押在武漢市第二看守所的110監室,這個監室曾關押過牟其中、唐萬新等人。

            2009年12月12日,蘭世立被取保候審,但2010年4月再次被捕,被判逃避追繳欠稅罪,獲刑4年,轉入武昌洪山監獄。正所謂一入江湖歲月催,性格中的堅韌讓蘭世立體驗了過剛則易折的痛苦,同樣,也支撐了他與命運抗爭的信念。2013年8月,蘭世立獲減刑得以提前出獄,隨即,圍繞著自己的過去與東星的未來,他在2014年伊始掀起了一場“蘭氏媒體風暴”。


          留得五湖明月在

            幸運的是,過去幾年中的蘭世立并沒有因為身陷囹圄而自暴自棄?!疤m世立還是那個蘭世立,只不過多了八個字:‘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我不會因為環境的改變而改變自己,也不會因為人的改變而改變自己?!碧m世立如是說。

            確實,曾經那個性格鮮明張揚、敢說敢做的蘭世立確實又回來了,這一次也許沒有伴隨著曾經空中客車的呼嘯、通用電氣的青睞與“首富”的光環,但依然擁有曾經滄海般的底氣與魄力。

            “你是個破產的、坐過牢的人,如果出來后,社會歧視你,那就退休了。如果有可能,我當然還希望東山再起,甚至超越過去,如果我努力了半天,還不如過去,那有什么意思?”當蘭世立再次高調地回到公眾視線之時,他用這樣的豪言壯語為自己打氣。

            “第一,我有這么多年的經商經驗;第二,我有這么多企業家朋友支持;第三,我還有這么多資源。我現在不是白手起家,畢竟還有很多資產,所以我想,我有條件東山再起。沒有條件,兩手空空,怎么從頭來過?”展望未來,他如此冷靜地分析自己。

            “我覺得,商業環境,至少我從事的這些行業,不但沒進步,反而倒退了……大家都急功近利,網絡企業也沒有很大的創新,只不過是把國外新的東西引進來了,所以我反而覺得商業環境變化不大,很多商業機會好像在等著我一樣?!睂徱暛h境,他的眼光獨到而深刻。

            中國有句老話,叫作:“留得五湖明月在,何愁無處下金鉤?”也許用在現今的蘭世立身上最為合適。那些模糊不清的企業家原罪,讓曾經的商業領袖們或多或少地感到無奈,但就在不久之前,曾經的煙王褚時健,以出獄后七十歲高齡高調開創“褚橙”品牌并且大獲成功之后,一切都變得明晰起來:作為曾經社會上眾人矚目的財富榜樣,褚時健、蘭世立等人的二次創業其實更有價值,因為這樣的經歷為我們帶來的不僅僅是數字財富上的個人價值實現與財富崇拜,更重要的是,其中蘊含著這一代企業家優秀的基因:堅韌。

          新生代CEO羅戰彪:激發百年老號新活力
          石建立的門“道”

          上一篇

          下一篇

          蘭世立:二次創業者的新活法

          來源:李響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欧美三级免费不卡一区二区

              <menuitem id="dnj3n"><delect id="dnj3n"><pre id="dnj3n"></pre></delect></menuitem>

                <span id="dnj3n"></span>

                  <span id="dnj3n"></span><span id="dnj3n"></span>